我不是野人

字:
关灯 护眼
我不是野人 > 终宋 > 第174章 营盘

第174章 营盘

不想错过《终宋》更新?安装我不是野人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次日,江春醒来只觉头痛不已,眯着眼看去,见到牟珠正坐在床边。
  
  “官人醒了,先喝碗解酒汤吧。”
  
  “几时了?”
  
  “巳时二刻。”
  
  “这么晚了?!”江春猛地坐起,喃喃道:“发生了何事?”
  
  “发生了何事?”牟珠淡淡道:“一场接风宴,吃了一月俸禄,官人嘴里说着烦李县尉,却还真大方。”
  
  “这么多?!”
  
  江春有些心疼,但又不算太在意,除了那每月二十多贯,他还有各种衣赐、禄粟、职田,老家还有营生。
  
  牟珠却不依,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大手大脚,但正经交代官人做的事,半点不做。”
  
  江春抚须不语,发着呆。
  
  牟珠又道:“昨夜趁姓刘的莽汉喝醉,妾身可使严婆去打听了,李县尉那婚事乃是私下订的,纳采、纳吉还未办,官人可得捉紧了。”
  
  “就让官人开个口,如何有这般难?!”
  
  “你这妇人又提此事。”
  
  “休得聒噪……”
  
  “官人还凶?二十多贯说花就花。伺候了你一夜,醒来就骂妾身。”
  
  “好了,好了,莫烦我。”江春皱了皱眉,问道:“李非瑜呢?”
  
  “一大早就带着人到符江东岸去了。”牟珠道:“往常都是官人灌醉别人,可今日这酒量、精力、威望,样样都被他比下去了。”
  
  “呵,李非瑜一共就喝了不到三小杯,还说蜀南酒不烈,我……”江春道:“总之往后少与他打交道,此人难缠。”
  
  “住在一个院里,怎能少打交道?”
  
  “还住在家里?”江春一愣,茫然道:“我不是叫他搬出去了?”
  
  “呵呵。”牟珠冷笑了一声,“自己想想吧。”
  
  江春揉了揉头,努力回忆着昨夜种种。
  
  包括鲍三、搂虎在内,李瑕已抽调了衙役、民壮五十人。
  
  而这些人拼酒时竟是站在他那一边,敢灌堂堂县令。
  
  再看整场酒宴的结果,竟未能奈何他半点。
  
  酒桌上是最能看出事情来的,只怕李瑕已在庆符县打开了局面了……
  
  “李非瑜,不简单呐。”
  
  “哼,既知他不简单,官人还不快将他招作女婿……”
  
  ~~
  
  李瑕一大早就领着人出了县城,到了符江东岸的一处废弃的茶马场。
  
  “早年间,我大宋的军马皆从大理购置,大宋八个茶马场,叙州有两处。其中一处便是在此。”韩祈安道,“只是如今已然废荒,成了流民聚集的窝棚。”
  
  李瑕目光看去,只见这茶马场中许多门窗木料已被流民拆下来当柴烧了,颇为破旧。
  
  韩祈安领他逛了一圈,抬手一指,道:“此处江水缓,东西岸皆可为泊船,东面那座山名曰‘挓口岩’,可顶上建瞭台,起砲车,若蒙古来了,可砲石击之。”
  
  李瑕点点头,道:“以宁先生之意,是将这茶马场作为巡江手的驻地?”
  
  “是。”韩祈安道:“阿郎请看,那片地方可做为校场,只需要在外围再修建一圈防事,营房只需稍作修缮。”
  
  “怕是也要不少钱吧?”
  
  “至少比新起营房省些。”
  
  李瑕向鲍三问道:“你觉得如何?”
  
  鲍三眯着独眼,抬头看了看,却说起另一个话题。
  
  “县尉要招三百巡江手?”
  
  “不错。”
  
  鲍三道:“这等大手笔,县尉是想治军,趁蒙军伐蜀之际立一场功业?”
  
  李瑕也不瞒他,道:“不错。”
  
  “那就不该如民壮、弓手等衙役一般,上衙了便巡逻、下衙了便还家,战力远不如厢军。欲治军,首当严肃军纪,每日操练,区别于民壮……”
  
  鲍三说了一通,转头一看,见李瑕、韩祈安都是神色淡淡的样子。
  
  他昨夜想了一整夜,见李瑕调派五十人,却还提高了饷粮,由此便猜到李瑕的心思。
  
  此时鲍三也知自己这番话不够打动人,遂继续说起来。
  
  “县尉不如建一个大营盘,从这茶马场直接扩建到挓口岩下,如此,营盘西抵符江,东抵挓口岩,兼山水之势,校场宽阔,方便操练。小人略知余帅练兵之方,可为县尉练三百劲卒,以守庆符。”
  
  李瑕点点头,神色依旧很平淡,问道:“这般建营,能安置多少人?”
  
  “莫说三百人,五六百人也置得下。”
  
  “往后还能扩建吗?”
  
  鲍三愣了一下,张了张嘴,不知如何回答。
  
  他自觉曾跟随过余玠,虽只是个小亲兵,却也算是见多识广,原想着一开口能震惊到李瑕等人,不想竟是这般平平淡淡的反应。
  
  韩祈安道:“可将挓口岩围起来,北面有一条庆清河,由东向西,汇入符江,可为依附。”
  
  “大概的图纸画出来了吗?”
  
  “我画了幅简略的。”韩祈安道:“工匠的图纸还未画好。”
  
  李瑕接过看了看,道:“到山顶再看看。”
  
  一行人上到山顶,李瑕对照着图纸看了许多,已有了决意。
  
  “营盘建在此处,如你们所言,往挓口岩山下扩建,再在符江开挖港湾,用以停泊船只。至于防事,不仅需在挓口岩上建瞭塔、起砲,再在那边的青岗岭、团山子上也建……”
  
  “明白了。”韩祈安身体不太好,爬了山,气喘吁吁。
  
  李瑕亲自给他拍着背,道:“就这么定了,休息一会再下山吧。”
  
  “是,墙垣如何建?”
  
  “不建。”
  
  “那若蒙军来了,营房和船只如何守卫?”
  
  李瑕道:“我们有船,蒙军没有,我们远比他们灵活。只要在北面小清河与挓口岩之间挖壕沟,限制他们骑军冲阵即可。”
  
  “可若蒙军从南面来呢?”
  
  “那船只可顺符江而下,有足够的时间进入县城。另外,在挓口岩上储备物资,到时驻军山上,也与县城成掎角之势……”
  
  鲍三听着这些,看着山下的茶马场发起呆来。
  
  下了山,李瑕拍了拍鲍三的肩,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也已照你的办法,依托挓口岩扩建营盘,还有何顾虑?”
  
  鲍三道:“小人预想中,该如以宁先所言,在四周建墙垣。而县尉这般布置,乍听似因为没钱……但仔细一想,远比小人所想更为灵活,小人叹服。”
  
  “就是因为没钱。”李瑕道。
  
  鲍三一愣。
  
  李瑕又道:“另一方面,建了墙以后又要拆了扩建,太麻烦了。何况,最好的防守其实是进攻。”
  
  “扩建?”
  
  鲍三心中依旧有不解,只觉一个县城,有三五百兵力已是不可能更多了,哪还又需要再扩建?
  
  李瑕没有再解释。
  
  但总之,符江东岸,挓口岩下,废弃的茶马场开始被修缮、扩建,作为庆符县巡江手的营盘。
  
  就在当天中午,韩祈安就已从县衙支了一千贯,购买石料木料,又雇佣流民,开始动工。
  
  ~~
  
  许魁扛着一段树干从挓口岩上下来,累得满头大汗。
  
  他是利州人,利州被蒙军占领后,他担心屠城,带着母亲、妻子、儿子南逃。
  
  数年来颠沛流离,眼见川西不停,遂一直逃到了长江以南才觉安心,在这庆符县外停了下来。
  
  生计也是难找的,庆符本只是下县,如今商贸又不繁盛。偶尔有些拉纤的短工,又挖些野果充饥。
  
  幸而有个茶马场可以住,勉勉强强能得安生活命。
  
  昨日,许魁见一个年轻官员带着一群民壮围着茶马场不停打量,心里就十分担心会被赶出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不是野人 明天下 银狐 汉乡 大宋的智慧 唐砖 新书 汉阙 秦吏 春秋我为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