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野人

字:
关灯 护眼
我不是野人 >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> 308.调查

308.调查

不想错过《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》更新?安装我不是野人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韦鹤禀报姬暽已惨死容府地牢之中,问苏默是否要去看一眼。
  苏默对此毫无兴趣,但姬凤渊表示他想欣赏一下姬暽的死状。
  结果就是,姬凤渊暗中跑去容府地牢看了一眼,回来之后,呕吐半天,后悔不迭,说他不该一时脑热,去看那么恶心的东西,如今看着苏默这个天仙都拯救不了他受到严重伤害的眼睛了,夜里定然会做噩梦的!
  苏默表示,姬小凤真的是越来越浮夸了。
  鬼道人再次见到辛夫人的时候,问起了姬暽。
  辛夫人只说了一句,“他已经为他做的孽,付出了代价。”
  鬼道人闻言,并未追问。而辛夫人也并不打算告诉鬼道人姬暽死得多么痛苦又凄惨。冤有头债有主,他们跟姬暽的仇怨,与鬼道人有关,但并不等同。既然打算暂时留着鬼道人,就没必要刺激他。
 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。
  苏默在容岚的悉心照料之下,虽然消瘦的身体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恢复到他离家时的样子,但气色看起来总算是像个活人了。
  容岚本来的打算是,她到青阳城跟青雷汇合,去找容元风的线索。让辛夫人和姬凤渊陪着苏默直接回东明容家去,带上鬼道人。因为留下鬼道人唯一的目的,是让他教元秋毒术。
  但本来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家中的苏默,又改了主意要先陪容岚到青阳城去。容岚劝了两句,苏默坚持,便由着他了。
  虽然姬凤渊又想立刻去东明,又想跟苏默和容岚到青阳城混,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先回一趟姚家。
  先前姬凤渊已经拜托苏默送信到姚家去,希望他们都到东明万安城定居,但目前尚未收到确切的消息,不知道家中什么情况。一转眼,他离开姚家已将近两年时间,深深后悔自己当初冲动之下做了错误的选择,让关心他的亲人寒心,很想尽力修补与家人的关系。
  苏默对姬凤渊的选择表示支持。至于西辽国皇帝的位置,苏默其实先前就已经做了准备,并不是非要姬凤渊本人留下不可。
  这一下,南诏国的皇帝和西辽国的皇帝,都变成了苏默的人,但都是用的假身份。这只是权宜之计,为了能够平稳过渡,不引起动乱,但终归不可长久如此。
  接下来三国如何实现和平一统,苏默觉得,这件事他可以放手不管,交给容元诚他们来做。
  辛夫人本也想陪着容岚,但容岚坚持让她直接回家去。辛夫人想想,接下来找人的事她也帮不上什么忙,就作罢了。
  苏默让已经服下解药的两个老者暂时留在西辽皇室,保护龙椅上姬凤渊的替身,其他都跟着一起回东明去。等都得到解药后,是走是留,随他们自己。
  在原定的时间,姬凤渊独自离开回姚家。辛夫人暗中带着鬼道人,用最快的速度回东明。而容岚和苏默带着其他属下,往青阳城的方向去了。
  “娘,那把菜刀别忘了。”苏默突然想起。
  容岚笑了笑,“没忘,路上娘给你做饭正好可以用。”
  苏默和容岚都做了易容。照顾着苏默的身体,一开始他们走得并不快,苏默大部分时候都在马车里面睡觉,睡不着的话就看看风景,或者看元秋给他写的那本小册子,以及离家这些日子收到的元秋的书信。每一封,苏默都珍而重之地收在一起。
  从齐天城出发之前,苏默写的最后一封信,让辛夫人帮忙带回去给元秋。其中苏默提到了他的一个猜测,并未告诉容岚。他改了主意,打算亲自去青阳城,也是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。如果是真,那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,他很快就能回家了。如果是假,且找不到有用线索的话,他也打算继续在青阳城耗着。
  但这件事,苏默并没有跟容岚说。因为也没什么证据,只是他脑中灵光一现想到的,一到青阳城很快就能知道结果。好的结果,对容岚是个大大的惊喜。如果结果不好,便不必再提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出发之前,苏默又去见了一次鬼道人,目的是打听楚家的事,和周老的安危。
  但鬼道人明显是故意隐瞒,一听到苏默的问题,便只冷笑不说话。
  辛夫人有些气恼,让鬼道人好好交代,不要再糊涂,鬼道人却也只说了四个字,“无可奉告。”
  跟鬼道人之间的交易,是早已定好的。如今再用姬慕容的安危来逼迫鬼道人开口交代楚家的事,一来易容激怒他,二来,若是鬼道人故意说谎,编造假消息,他们一时也无从验证,反倒会被误导。
  这不是没有可能。虽然如今鬼道人变成了残废,为了孙子看似低头,但他未必不会利用什么机会给自己寻觅后路。
  因此,苏默思索再三,决定放弃从鬼道人这边查探楚家的事,因为从鬼道人口中说出的无法验证的话也不能轻易相信。既然打算将鬼道人当做工具人,就不必对他有任何别的期待,也避免被他钻空子反击。
  苏默打算等他回到东明家中,若是还没有周老的消息,就派青风带人出海去探探路。他也知道,那神秘的楚家未必是自己人,不可掉以轻心。
  东明国,万安城。
  转眼到了夏末秋初,午时依旧有些燥热,但早晚已有了凉意。
  元秋算着日子,鬼道人带着容岚应该到西辽齐天城了。
  于是,接连几日,元秋都有些心神不宁。前几天夜里,还做了一场噩梦,梦到苏默跟鬼道人决战,中了鬼道人的毒,跌落悬崖,惊醒后,一身的冷汗。
  君灵月看出元秋情绪不高,便经常带着两个孩子一块儿过来陪她,让元秋多放松一些。
  看着可爱的孩子,元秋心情当然很好。可是到了夜里,总归会剩下她一个人,日积月累的思念,在近日的不安忐忑中,如洪水决堤,竟让她感觉日子越发难熬了起来。
  元秋觉得这跟怀孕影响了激素分泌,导致她情绪更容易失控有关系。
  本来元秋想努力调节,恢复先前那样的冷静理智,继续用学医术和毒术充实自己。
  但容元若的一席话,让元秋如醍醐灌顶。
  她说,“小妹你总算有点正常女人的样子了!苏默离开那么久,看你都跟没事人一样,每次说想他都跟我们开玩笑似的,我一边怕你是欺骗人家苏默的身体和感情,一边又担心你一直在压抑自己!现在总算看到你也有情绪变化了,太好了!话说当初我怀小瑶儿,有时候恨不得把你姐夫给打一顿,看他烦得很,有时候一时半刻见不到他就掉眼泪,觉得委屈。来来来,小妹你这是想苏默了吧?哭一个给姐姐瞧瞧?”
  元秋扶额,却笑了。
  原来她先前不正常,现在才是正常的。也是,担心牵挂,思念委屈,都是真的,何必掩饰?她不想找事情来充实自己,就想立刻把苏默抓过来打一顿!
  不过现在抓不到苏默,元秋这会儿也不想哭,倒很想笑,因为她脑中浮现出苏默一回家,她扔一个搓衣板儿过去,让他跪着反省的样子,觉得很可乐。
  容元若见元秋竟然笑个不停,便追问她怎么回事,“小妹,你该不会是因为太想妹夫,脑子不正常了吧?”
  元秋便笑着跟容元若说她要让苏默跪搓衣板儿。
  容元若忍俊不禁,“人家是天仙,你舍得?”
  元秋转念一想,神色一正,“对啊!我家天仙怎么能跪搓衣板儿呢?他不能陪我,还不是因为大哥姐夫和阿诚都太弱了,只能让他出去办事,害我担惊受怕。要惩罚,也该惩罚大哥姐夫和阿诚!”
  容元若乐不可支,“好啊好啊!我现在就让你姐夫过来跪搓衣板儿!都怪他!”
  一手抱着一个娃,笑容满面走进门的君紫桓,感觉天降一口大锅,一脸无辜地看着容元若,“若若,小妹都知道心疼妹夫,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我呢?”
  “妹夫是天仙,你是吗?”容元若轻哼。
  君紫桓:……无言以对泪千行……
  不过当君紫桓十分严肃认真地跟元秋说,如果元秋想看他跪搓衣板儿的话,他绝对没二话,只要元秋高兴,元秋却说她只是开玩笑的,又说等她家苏默回来,全家人都要对他更好。
  君紫桓拍着胸脯说,“放心!我把妹夫当小泽和瑶儿一样疼爱!”
  元秋语气幽幽,“姐夫你确定不是在骂人?”怎么凭白让苏默降了一辈儿?
  君紫桓轻咳,“天地良心,我不是,真没有!只是打个比方!”
  夕阳西下的时分,元秋吃过晚膳,慢悠悠地回观澜院去。
  身后传来脚步声,元秋回头,就见一个小身影冲她跑了过来。
  是容元顺,怀中还抱着他的小枕头,跑到元秋跟前,停下来,没有像曾经那样冲上来抱元秋,因为容岚叮嘱过要小心。
  “阿姐!”容元顺一手抱着枕头,一手牵住了元秋,扬起小脸儿,笑嘻嘻地说,“娘不在,五哥睡觉打呼噜,我可以到阿姐那儿睡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不是野人 明天下 银狐 汉乡 大宋的智慧 唐砖 新书 汉阙 秦吏 春秋我为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