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套路现场教学

第二百五十六章 套路现场教学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金蝉子此时来寻,自然不可能是为了恭贺忘情上人顺利渡劫。
  ‘他应该,是来谈如何分龙的吧。’
  李长寿心底禁不住嘀咕了几句。
  同样是鸿蒙凶兽,做兽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?
  像已经投靠自己的文净道人,此前在西方教的处境已经很尴尬,处于被西方教随时抛弃的边缘;
  她根本不敢在洪荒中光明正大的走动,只能躲在阴暗之中嗡嗡。
  而这个金蝉子,此时大摇大摆出现在南赡部洲,完全没有禁忌,就差大喊一句:
  【小海神,我是来谈判的!】
  显然,金蝉子已完成从暗转明,被西方教洗白了跟脚。
  也算凶兽赢家。
  李长寿的这缕神念在神像中静静地呆着,看着庙门前站着的那道身影,看着对方那幅自信满满的微笑……
  大概,这位唐僧的前世身觉得,身为四海乱局背后的‘持刀者’,他们彼此应有这份默契,是时候进行一场‘持刀者’的交谈。
  可惜……
  李长寿今天注定要让金蝉子失望了。
  根据早就定下了【对西方基本原则】,哪怕金蝉子在他晒神庙中蹦迪热舞喊官人,他也不会搭理半句,更不会展露半点踪迹。
  总之,杜绝跟西方教有任何形式的直接交流!
 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声,大半的心神回到度仙门外、忘情上人渡劫之地,看着那开始消散的雷球……
  一截不成人样的‘焦炭’从空中滑落,砸在了下方的岩浆湖中,静静地漂浮其上。
  但此时,在场之人只有欣喜,没有担忧。
  因为那截焦炭,蕴含着一股斐然的生机!
  金仙劫已过。
  天空之中劫云悄然消散,化作一股股浓郁的灵气,朝着下方涌去。
  而在那截不成人形的‘焦炭’上,三朵玄妙之花缓缓在额头、胸口、腹部显化,又慢慢游动,汇聚于天顶,迅速绽放。
  一朵藏本命;
  一朵蕴道生;
  一朵模糊不清,预示着变与可能。
  那截‘焦炭’又缓缓漂浮了起来,凭空盘坐,现场褪皮,露出了忘情上人的真容。
  一束青光自天外落下,包裹在忘情上人身上,一朵庆云飘来,空中出现了种种异象,响起了悦耳的天道彩铃……
  “师父过了!师父过了!”
  此刻,酒乌终于敢开口大喊。
  酒字九仙齐齐欢呼雀跃、激动不已!
  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,更是被兴奋过头的酒玖抓着胳膊一阵摇晃,差点没把他从云上直接扔下去……
  咳,些许碰撞,不胜笔墨。
  江林儿纤手抹了抹眼睛,干咳几声,拿出了做师娘的淡定,在旁静静站着,尽显端庄从容;
  只是,因为过于少女的身段,她总归是少了一些威严和威慑力。
  自今日起,度仙门又多一名金仙,门人弟子的安全系数再次迈上了一个台阶。
  正当大家欢呼庆贺,李长寿却分了些注意力,暗中观察着万林筠长老的面容……
  万长老此时虽‘冷笑’连连,但眉目间,总归是有几分向往,眼底也不经意流露出几分失落。
  不多时,忘情上人换了一身长衣,浑身散发着淡淡清香,身周飘舞着一些花瓣,朝酒字九仙处飞来。
  掌门季无忧与麒零长老,带着众位长老过来贺喜,门内也有不少仙人飞出来迎接……
  度仙门各处欢声载道,门人弟子大受鼓舞;
  不少老一辈天仙感慨横生,忘情上人的几位师兄弟也是道心震颤、激动不已。
  正当门内一片欢腾,李长寿却悄然回了小琼峰上,与师父、师妹言说了忘情上人顺利渡劫之事。
  因师祖江林儿的关系,师父和师妹也需赶去庆贺,李长寿刚回来,自是不用再跑一趟……
  正当李长寿想偷闲几日,寄托了心神的纸道人半躺在摇椅上,继续整理老君出所传丹道,心底又听到了一声有些模糊不清的嗓音……
  “海神,何不派化身前来一见?”
  这金蝉子,耐心似乎有些不足。
  这才一两个时辰,就已是按耐不住,闯入了那处海神小庙……
  李长寿借神像瞥了这六翅金蝉一眼,随后就自顾自的整理自身丹道,全然不搭理对方。
  金蝉子此时已在神像前,又道:
  “以海神之谋略,应知贫道所为何事而来,为何避而不见?”
  这小小的海神庙静悄悄地,只有一名庙祝躲在桌子底下,不断瑟瑟发抖,心底一片空白。
  又片刻……
  金蝉子笑意渐渐收敛,冷然道:“莫非,海神当真不将我们放在眼底?”
  李长寿暗自挑了挑眉。
  这个金蝉子倒也算心思细腻,借西方教之势施压,又故意只是说‘我们’,而绝口不提‘西方’二字。
  怪不得能得西方高层看重。
  但他还是不理,静静地看金蝉子唱独角戏,甚至还在心底想象了下,这家伙穿上袈裟、戴上僧帽的模样……
  啧,确实挺帅,有点小坏,不负‘御弟哥哥’之名。
  李长寿先拿出之前做的《金仙劫观察笔记》,仔细整理了一遍,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渡劫方案。
  又拿出了十多只空白的玉符,开始将自己得来的丹道感悟,按自己的理解,整理成‘丹经’。
  在这个过程中,李长寿心底,那个模糊的嗓音,每隔一阵就响起一次……
  “海神莫非是怕了?”
  “海神,若你不放心,我可按你的规矩,先立些誓言,如何?”
  “哼!
  今日我倒是要看看,你如何能不见我!”
  不过一个时辰,金蝉子直接坐在了李长寿和敖乙的神像之前,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。
  李长寿对此只能略微摇头,继续低头忙自己的……
  忘情上人渡劫修成金仙,倒是让他也有些道心躁动;
  在李长寿看来,忘情上人总体不过只有六七成的把握,数次险死还生,最后勉强撑过去了。
  这是赌命赌赢了,万一输了呢?
  恐怕此时江林儿已守了寡,酒字九仙嚎啕大哭,王富贵这个名字,荣登度仙门‘仙逝’榜。
  将自己该做的、能做的,最大程度做好了,再全力以赴面对金仙劫。
  那样,哪怕自己撑不过去,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吧。
  稳一手,不急。
  ……
  度仙门这半个月十分热闹。
  掌门亲自下令,不闭关的门人弟子去破天峰上庆祝,百凡殿前架起仙宴,修成金仙的忘情上人连日讲道。
  李长寿也偷闲半个月,整理出了十二篇丹经、三十余丹方,这不过是老君所传授丹道的一小部分。
  与此同时,李长寿也被吵了半个月。
  金蝉子就坐在南海的那座小庙中,每隔半个时辰开口喊一句‘海神,何不出来相见’。
  李长寿索性,直接把这家伙当做了‘闹钟’,提醒自己岁月匆匆。
  他此时所整理出的这些丹方,都是自觉能用上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