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知吾心意者,南海海神矣

第一百二十三章 知吾心意者,南海海神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李长寿几乎没怎么犹豫,就选择了——
  
      第三个选项!
  
      去混个眼熟,不点破此人身份,刷一下海神教的好感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一刹那,李长寿心底分析了自己主动去结因果,可能出现的最坏状况。
  
      他对着这个白袍人完全不熟,不知其品性、脾气如何;
  
      且,李长寿不得不考虑,自己还有人教弟子的背景在,若是自己太主动,会不会让人教高手不喜……
  
      心思急转之下,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,已是缓缓化作那名白须白发、慈眉善目的老翁。
  
      此前他来海神教探查时,最初就是用的这般形象。
  
      老翁手持拂尘,自一片林中钻了出来,故意隐藏部分行踪,却又暴露了一些元气扰动。
  
      海神庙前,正准备去城中逛逛的一行,有半数立刻发现了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踪迹。
  
      那灰衣老者向前,在白袍青年身后低声说了几句,后者露出几分微笑,带着自己一行手下,继续朝那城镇而去,就当没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立刻明白了点什么,端着拂尘驾云向前,心底想着该如何‘搭讪’。
  
      总不能说一句‘道友请留步’;
  
      也不可能,随便拿着一块板砖凑上去,道一句:‘道友,这块砖是你掉的吗?’
  
      那估计会被八名侍卫,直接撕碎了自己这具化身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不断思量着,离着这一行却是越来越近。
  
      很快,李长寿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:
  
      这十人中,那八名护卫,以及那名老者,都是用仙力包裹在了自己鞋底,看似是在走路,其实不沾半点地面浊气。
  
      唯独那白袍青年,白靴之上已经染了泥土。
  
      门内大比,此时正在进行初试第十二轮的比斗,李长寿今天的斗法已经打过去了,以十胜二负的战绩,稳进前三百六十名……
  
      灵娥也已是八胜三负,接下来一场无论输赢如何,都可进入下一轮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一心两用,此时自然是将大部分心神,都寄托在了这具化身之上。
  
      此事,对他来说确实十分重要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谋划躲避封神大劫之事已久,此前最靠谱的方案,就是将自己和师父师妹,安排去天庭做个小吏。
  
      但这般并非是完全保险;
  
      若自己在封神大劫开始之前,谋不到正神之位,理论上来说,也就无法完全躲避开封神大劫。
  
      按李长寿对天地大势的观察,封神大劫很可能会分为两个部分。
  
      主要部分,自然就是三教仙人下场,在南赡部洲发生,借武王伐纣之事,为天庭选拔‘正神’。
  
      次要部分,便是将中神州此时越发臃肿的道门道承,来一场大清洗、大劫难,将大半仙门的高手,弄去天庭做天兵天将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如今修为虽还不算太高,但在未成仙之前,就已在绸缪此事。
  
      大劫之下,阐教十二金仙大都被削掉了顶上三花、削弱了自身道行,截教这边更是死的死、伤的伤……
  
      自己必须掌握主动,跳出封神!
  
      李长寿也不曾想到,海神教能吸引来这般机缘。
  
      而且,听对方两个主要人物的谈话,似乎是在各处‘考察’这些野神的供奉,并收编一两个野神,扩大自身势力。
  
      这思路……
  
      没毛病,也确实是符合如今天庭的状况。
  
      但自己却必须稳妥考虑,人教、道门、天庭、龙族,各方面都要考虑周全。
  
      今日,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触下,最好能结下个善缘,不图不谋,不多算计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心底暗自警醒:
  
      【机缘虽好,却不可强求,更不可卑躬屈膝,落人教面皮】
  
      “道友?”
  
      城门前,面容慈善的老翁驾云落下,手中端着一本海神教教义,向前喊住了白袍青年。
  
      “这本书,可是道友掉的?”
  
      思前想后,李长寿还是用了这般搭讪之法。
  
      “书?”
  
      前方白袍青年转身看了过来,李长寿也算‘亲眼’看到了此人的长相。
  
      英俊的……有些普通,又有一股难言的气度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那双眼眸,仿佛历经沧桑,被红尘历练打磨的无比透亮,好似本就能看透世间一切迷惘。
  
      几名侍卫立刻向前,李长寿却已是停在了十丈之外,端着拂尘做了个道揖。
  
      这边,那灰衣老者做道揖,替这白袍青年还了礼。
  
      白袍青年笑道:“我未曾见过此书,如何会掉了此书?”
  
  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  
      打哑谜?
  
      他上辈子受过九年义务教育,这辈子学了如此多人教经文,这事倒也算半个行家。
  
      当下,纸道人扮作的这老翁笑道:
  
      “道友若不见此书,如何会知,自己是否掉了此书?”
  
      白袍青年微微一笑,细细品来,这句话却是高深莫测,隐隐有命格、命数之说。
  
      “善,”白袍青年伸出手来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用仙力包裹,将此物隔空递了过去;如此,也省得那几个侍卫向前。
  
      城门外还有不少行人过客,都是凡尘之人。
  
      而白袍青年这一行人不知用了什么神通,周遭凡人都似乎没看到他们一半,偶尔有人投来视线,也会觉得此地如常,很快就看向了别处。
  
      明人不说暗话,这神通,李长寿也想整一个……
  
      白袍青年接过这本《海神教教义·精装版》,仔细看了几页,随之缓缓点头,笑道:
  
      “此书,确实与我有缘。
  
      道友赶来送此书,可是认出我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李长寿沉吟一声,没想到对方……竟然真的好这种哑迷的调调。
  
      投其所好也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于是,李长寿又道:“心识得,目不识得。
  
      道友本该居九重天阙,却在此地现身,料想应当是为我这香火教派而来。”
  
      那白袍青年闻言挑了挑眉,淡然道:
  
      “你既现身相见,莫非有意投奔?
  
      若如此,为何不是真身前来,而是来这一纸人。”
  
      纸人?
  
      那几名天仙侍卫略微变了面色。
  
      李长寿却是心底暗叹,这位不愧是道祖道童,圣人们的师弟,一眼就看透了自己的分身来历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